不锈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杭州保姆纵火案二次开庭莫焕晶认罪悔罪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9:28:12 阅读: 来源:不锈钢管厂家

杭州保姆纵火案昨日再次开庭审理。据悉,被告莫焕晶在法庭上作了最后陈述,她表示自己没有想要故意伤害被害人,对自己的行为表示认罪悔罪,详细报道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焦点3

报警时间为何拖延6分钟?

对于检方指控,莫焕晶辩称:“我不想烧死他们,我下楼叫保安,我没有逃离现场,保安不让我再上来。”

庭审中,林生斌的代理人多次向莫追问与报警时间有关的细节。公诉人出示了110报警记录,记录显示,案发当日5时04分,朱小贞发现房内起火并叫道“阿晶你报警”。但直到5时10分,莫才报警。中间的6分钟,莫焕晶做了什么?庭审时,公诉人和林生斌的代理人反复询问。

莫焕晶解释,当时以为朱小贞有能力逃生,便第一时间去开保姆房的后门,并用东西撑住后门以防关上。此外,她还整理了消防通道堆积的杂物。

“你觉得报警重要,还是整理门边杂物重要?”林生斌的代理人问道。

“打了电话,如果消防不进来也没用啊。”莫焕晶称,4名被害人最后停留的孩子房与保姆房之间有扇玻璃窗,是最近的救援通道。她曾用榔头敲击玻璃窗试图救援。

但林生斌的代理人曾回林家做过试验。他用比莫焕晶用过的榔头略小的锤子,以适度力量敲击玻璃。敲到第6下时,钢化玻璃上布满裂痕。他因此质疑,莫焕晶敲过的玻璃上为何没有敲击痕迹?但此证据,未被法庭采纳。

下午的庭审中,浙江省消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公安部灭火救援专家以专家身份出庭作证。一名专家称,“大部分起火,都是由烟引发窒息而死亡的。在一般的火场,着火6至8分钟内,如果没有被救援出来的话,人就非常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也就是说,莫焕晶报警时拖延的6分钟,对朱小贞及3个孩子的生死至关重要。

此外,林生斌的代理人还提出多个疑点。比如,莫焕晶称按了报警铃,但没找到相关记录;莫焕晶称试图用水桶救火,公安机关也在现场发现了两个有水的水桶,但水桶曾被消防人员使用。

下午庭审时,杭州市上城区刑侦大队的一名警官作为证人出庭。该警官两次参与了火灾现场勘察。上述警官表示,朱小贞等4名被害人最后被发现是在北侧的女儿房间内。室内有烟熏痕迹,但没有着火痕迹,房门上半部分已被烧毁,只剩下半部分。

杭州中院通报显示,火灾造成该室及邻近房屋部分设施损毁,损失价值257万余元。火灾发生后,莫焕晶从室内逃至公寓楼下,后被公安机关抓获。

焦点4

检方:物业问题不影响定罪量刑

庭审中,审判长归纳了庭审争议焦点。杭州中院通报显示,焦点之一为“物业管理及设施维护、消防救援及管理是否存在不足,能否减轻莫焕晶的罪责”。

关于火灾发生后的消防问题,庭审中出示了一份第一批进入火场的消防队员书面证言。证言称,“一开始水枪的压力可以射到很远,但在之后水压不断下降,在射程不到1米的情况下,消防队员就退后到了保姆房,没有再往前进攻。”

此外,消防人员的证言还表明,消防人员曾在上楼的电梯中与莫焕晶相遇,但“在场无人向消防人员询问,1802是否有人。保姆也没有向消防人员表明她是保姆。”因此,消防人员并不清楚莫焕晶与起火房屋的关系,所以便“不让她上去了”。但莫焕晶称,当时,自己想把1802的房卡给消防人员,但对方没有要。

公诉人在答辩中强调,莫焕晶在居民楼内点火,具有相当大的危险性。对此,莫焕晶主观上能充分认识并预见而未采取任何避免措施,对危害结果持放任态度,依法构成放火罪并应当对全部危害后果负责。

“我们在法庭上已经做了论证,从她放火到她最后逃离现场,之间有21分钟时间(4时55分-5时16分)。除了一个报警电话之外,她没有有效的施救行为。”林生斌的代理律师林杰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莫焕晶放任了火势蔓延,且没有积极施救。

此外,公诉人表示物业管理方面的问题与莫焕晶的犯罪后果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不影响本案定罪量刑、不能减轻莫焕晶的刑事责任;且本案不存在消防救援不力的情形。

20时50分,审判长宣布休庭。鉴于本案案情重大,合议庭评议后将提交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案择期公开宣判。

陕西解决西安补漆美容

苏州回收国轩高科锂电池,佛山汽车电池包回收价格

孔雀养殖场

吸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