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咬腿崩掉两颗门牙南郑酒司机反让交警负责[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7 14:42:22 阅读: 来源:不锈钢管厂家

“我牙齿落了,这个警察要负责任!”

“你自己咬人家导致你牙齿崩掉,还赖人家警察!”

面对检察官的讯问,南郑县49岁司机白某的回答令人哭笑不得:今年4月,他醉驾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前来处置的交警看到他在漏油的摩托车旁准备抽烟,便上前劝阻。没想到,他突然抱着民警大腿咬了两口,由于用力过猛,竟崩掉了两颗门牙。

交警

漏油的摩托车旁欲抽烟 劝阻时大腿被咬两口

“当时地上漏了一大摊汽油,他拿出烟放在嘴里准备点着,我怕发生意外就赶紧把他往一边推,没想到他竟然抱着我的腿咬了起来。”22日,南郑县交警大队一中队民警王子豪回忆起前不久执勤时发生的这件事,仍一脸委屈。

王子豪说,今年4月27日下午5时许,他正在县城北大街什字执勤,突然看到路口一辆摩托车和一辆电动车撞在了一起,他就赶紧赶过去进行处理。

“我刚过去就闻见摩托车男司机身上一股酒味,当时他正跟电动车女司机进行争吵和撕扯。”王子豪说,当时摩托车和电动车都倒在地上,摩托车司机和他妻子以及电动车司机都没有外伤,但摩托车油箱已经开始漏油,地上还有一大摊油迹,他便赶紧将双方拉开并准备进行劝离,没想到这时摩托车司机竟然拿出了一支烟放进了嘴里,准备点着。

“我赶紧就把他往边上推了一下,他就开始喊‘民警打人了’。”王子豪说,一边喊着,摩托车司机还情绪激动地撕扯他的衣服,“他媳妇拉他,他还扇了他媳妇两巴掌。”

看到摩托车司机情绪失控,王子豪立即打电话向中队领导汇报并请求支援,而就在他打电话时,摩托车司机突然抱着他的右大腿开始撕咬。“电话里我光听到他痛苦地喊‘咬我呢’,等我赶到现场,咱民警裤子右腿撕烂了,司机嘴里还有血。”南郑县交警大队城区中队中队长孙崇东说,当他拉开民警裤子才发现,王子豪右腿的大腿和小腿处,各有一处咬痕,而大腿处不仅出血,而且一指甲盖大小的肉被咬掉。

视频

民警全程保持克制 嫌疑人说法前后矛盾

孙崇东说,事后经调查,49岁的摩托车司机白某是南郑县汉山街道办人。4月27日下午,他和妻子参加亲戚儿子的满月宴,席间和别人喝了两瓶白酒后骑摩托车回家途中发生了这件事。

22日,南郑县检察院公诉部检察官古佳奇说,6月12日,南郑县公安局以摩托车司机白某涉嫌危险驾驶及妨害公务罪移送南郑检察院审查起诉,他在阅卷后便通知取保候审的白某到检察院接受讯问。

根据卷宗显示,今年4月27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白某参加完亲戚家宴后,醉酒驾驶二轮摩托车行至汉中南郑县县城中心位置,与对面一辆电动车发生剐蹭。

双方争执期间,在附近执勤的交警王子豪闻讯赶来,见白某在摩托车倒地且油箱漏油的情形下还执意抽烟,便进行劝阻。结果白某突然坐在地上,朝着王子豪的大腿狠咬一口。面对这种情况,王子豪全程保持克制。但意外的是,咬人的白某因为用力过猛崩掉了牙齿。

同时,根据民警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白某不顾他人劝阻,冲到交警王子豪身边,坐在地上抱住王子豪的大腿,嘴里还说:“你把我打了。”面对这种情况,王子豪掏出手机向上级汇报情况,正通话当中,坐在地上的白某竟冲王子豪的大腿咬了一口。

之后,躺倒在地的白某不住地说:“有人打我了。”旁边有人反驳:“人家谁个打你了?”“谁看到打你了?”但白某却从嘴里掏出一颗牙齿向人展示:“我牙都打落了。”说罢还向地上吐了一口血……

古佳奇说,在接受讯问时,白某承认咬了警察,但其辩称:“是警察先把我牙打掉了,我才咬的他,我是防卫的行为。”随后,他播放了执法视频,证明白某所述自相矛盾,并不属实。

看到视频后,白某辩称,“你看,我咬他以后,镜头就被手给捂上了,几秒钟以后镜头恢复,我嘴巴里就有血了,牙齿也落了,这缺失的片段能证明警察没有打我吗?”

“你刚才说是因为警察打你你才去咬的他,但是你又承认视频当中是你咬了警察以后,警察才“打”的你,这不是前后矛盾吗?”询问中,检察官说,此外,执法视频遭遮挡系白某妻子所为,因此导致部分影像缺失。此外,侦查人员通过走访六个现场目击证人,六人均证实警察被咬之后,仍冷静克制全程未动手。

嫌疑人

“我牙齿落了,这个警察要负责任!”

古佳奇说,在当日讯问前,他便告知了嫌疑人白某是涉嫌妨害公务和危险驾驶,但白某对此却并不理解。

“我咋还是两个罪,我喝了酒又没有出交通事故,是驾驶了,但是哪里危险了?”白某问。

检察官解释说,危险驾驶罪,只需要证实你在驾驶摩托车时,检测出你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超过100毫升就行了,不要求必须出交通事故。因为喝酒以后在公路上驾车本身就是一种高危险的行为,不能等危险行为发生了严重后果再治罪。

“我喝了酒以后咬警察,在不清醒的状态下也是犯罪哩?”白某问。

检察官解释说,醉酒的人也应当负刑事责任,这个是刑法明文规定了的。而且喝酒之前,你应该对自己醉酒以后的行为有充分的预见,喝酒以后神经处于兴奋期,但辨认能力是正常的。喝酒不是你推脱责任的借口。

“我牙齿落了,这个警察要负责任!”白某说。

“你自己咬人家导致你牙齿崩掉,还赖人家警察!”检察官反问嫌疑人。

白某说,“我不管,我牙齿掉落总是因为他的原因才造成的。”

22日,华商报记者看到,王子豪右腿小腿处仍有一处咬痕,而大腿处还留着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伤疤。而根据卷宗中交警受伤后的照片,其中一张是民警的裤子被撕开10厘米长的口子。同时,根据警方询问笔录,白某上牙的左前掉了两颗门牙,而他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63.55mg/100ml,已属于醉酒驾驶。华商报记者周金柱

编辑:华商报供稿

阿赫玛亚洲展2019召开开幕发布会徐州

美之选门窗让家更美通过门窗体现人的品味集安

晋江教师暑期充电学习灯谜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