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帮助过的人帮助了我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7:51 阅读: 来源:不锈钢管厂家

高中毕业后,我离开芝加哥的家,一个人来到英国读大学。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我一边努力去适应陌生的环境,一边默默忍受着内心痛苦的煎熬我的父亲刚刚去世。我不知道这种痛什么时候是尽头。

一天下午,我来到集市,打算买一束花回去装饰我那简陋的学生公寓。在花店前,我看到了一位老人,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提着一袋苹果,摇摇晃晃的,好像就要摔倒。我赶紧上前扶住他。

谢谢你,宝贝儿!他用那种我从来都听不厌的约克郡人特有的轻快调子对我说,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不用担心。说完,他微笑地看着我。

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我说,免得让这些苹果过早地变成苹果酱。

他哈哈一笑,说道:小姑娘,你一定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美国,对吧?

是的,我从芝加哥来。我们边走边聊,好吗?我和科恩先生的友谊就这样开始了。

路上,科恩先生一直依靠他的手杖走路。那是一根粗大多节的东西,很符合我头脑中手杖的形象。回到他的家,我帮助他把包放到桌子上。扶他坐上椅子后,我坚持要帮助他准备晚饭。我把他的不太强烈的拒绝看做是对我帮助他的答谢。做好饭后,我问他我如果回去他是否会没事,我是否可以再来看他。我想随时来看看他需要什么帮助。他眨了眨眼,微笑着答道:我怎么能拒绝一个好心的姑娘呢!

第二天,我再次来看他。因为与昨天的时间差不多,所以我又能帮助他准备晚饭。虽然他从未请求过帮助,但是那根大手杖默默提醒着他的虚弱,所以,对于别人的帮助,他也不拒绝。就在那天晚上,我们开始了第一次心与心的交流。科恩先生问了我的学习、我的未来计划,不过他问得最多的还是我的家庭。我告诉他,我的父亲最近去世了,心中非常悲痛。听了我的话,他默默地举起手指着旁边桌子上的两个相框。相框里分别装着一个女人的照片。那是两个不同的女人,一个的年纪比另一个大很多,但她们长得非常像。

那是玛丽,我的妻子,他指着年老的那个女人的照片说,她已经去世6年了。那是我们的女儿爱丽丝,她是一个很好的护士,7年前她因意外事故去世了。失去她对我和玛丽打击太大了。

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禁不住泪流满面。

我一周去看望科恩先生两次,并且总是在星期二和星期五,时间都是晚饭前。每次见到他,他都是坐在椅子上,而他的手杖则靠在墙上。科恩先生有一台小黑白电视机,但他显然比较喜欢看他的书和那几本厚厚的影集。看到我来,他总是显得格外高兴。虽然我对自己说我很高兴是因为我能帮助科恩先生,但我心里很清楚,我更高兴的原因其实是我遇见了一个可以倾诉内心感受的人。

当我沏好茶,我们的畅谈就开始了。我告诉科恩先生,父亲去世两周前,因为和他闹别扭,我一直都没有跟他说话,为此,我觉得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我永远也没有机会请求父亲的原谅了。

大部分时间科恩先生都是让我说,他则做一个耐心的听众。他是多好的听众啊!他不只是在用心地听我说,他更像在读我,因为我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能凭他的人生经验和想象力做出准确的理解。

大约一个月后,我决定在星期天去看望我的朋友。我没有事先打电话告诉他,因为凭我们的关系似乎不需要那样的礼节。靠近他的房子,我看见他正在花园里干活,轻松地弯腰,然后又灵活地站直。我顿时目瞪口呆。我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之前依靠巨大的手杖才能行动的科恩先生吗?

他突然转身,看到了正在发愣的我。很显然,他看出了我的迷惑。他招手示意我过去,看样子也有点不好意思。我没有出声,但我接受他的邀请进了屋。

哦,亲爱的。这次让我来替你沏茶吧。你看起来累坏了。

怎么回事?我开口问道,我一直以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亲爱的。你第一次在集市看到我时哦,我刚好在那天的早上扭伤了脚脖子。那天早上我在花园里干活时被一颗石头绊倒了。我一直都是个笨拙的家伙。

但是你什么时候可以再次正常走路的?

不知为什么,他的眼睛看起来很快乐,同时又有些歉意。啊,我想是在我们第一次相遇之后的第二天。

可是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呢?我迷惑不解。但是他肯定不是假装孤苦无助来让我为他沏茶、做饭。

亲爱的,你第二次来看我的时候,我看到你非常不开心。因为你父亲的去世,你感到孤独、伤心。于是我就想,这个小姑娘需要一个老人的肩膀来依靠。但是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来看我是因为我的缘故,并不是为你自己。如果你知道我恢复了健康,你认为你还会来吗?并且我知道,当时正处于痛苦中的你需要一个倾诉对象与给你安慰的人。最好是一个老人,甚至是比你爸爸年纪大的老人,并且这个人懂得如何倾听你的诉说。

可是,那根手杖又是怎么回事?

呵呵。那是一根好手杖。我到荒野的时候就要用到它了。下个星期天,我们就一起去荒野,怎么样?

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天,我们真的一起去了荒野游玩。科恩先生,这位我最初开始帮助的老人,最后却帮助了我。

贵港订制职业装

敦化工服订做

平湖工服设计